日本端午节(たんご)简单了解

[复制链接]
376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端午(日语:端午、たんご)是日本大和民族一个传统节日,又称端午节(端午の节句、たんごのせっく)、菖蒲节(菖蒲の节句、しょうぶのせっく),在日本已有悠久的历史,与人日、上巳、七夕、重阳统称为「五节句」。虽然日本的端午节是由中国传入,但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具有当地特色的节日。

明治维新後日本废除农历,改用新历,於是端午节的法定日期也改为新历5月5日,但部份地区的端午传统行事仍依照旧历日期进行。日本政府自1948年起把新历5月5日定为儿童节,列为公众假期,也是黄金周长假期的最後一天。

起源

一般认为日本的端午节是始於飞鸟时代由中国唐朝传入,据《日本书纪》载,推古天皇十九年(611年)时的五月五日,推古天皇去猎药[3],而把此日成为正式节日的最早记载见於於养老二年(718年)作成、天平胜宝九年(757年)实施的《养老令》[4],明确把五月五日称为「端午(五)」则始见於《续日本後纪》中承和六年的相关内容[5][6]。但有研究认为端午节实际传入日本的时间可能比史书记载为早,有可能早於弥生时代已由来自中国春秋时代吴越两国的渡来人带到当地。而日本早於有明文记载端午节之前,当地农民在农历五月有一个称为“五月忌”(五月忌み)的祭祀活动,这是因为五月气候多雨潮湿,物品容易发霉,田间害虫滋生,同时也是蝇患之时,故诸事不吉,人们避免在这天嫁娶、建屋、搬家、造船等[7],与中国把五月视为「恶月」、诸事不宜的情况相同。五月忌是一个在插秧前的祭田神仪式,举行前会选称为「早乙女」的少女负责祭祀,被选为早乙女的少女要在神社举行奉告仪式,然後进入一间屋顶插上菖蒲、称为「女之家」(女の家)或「女之屋根」(女の屋根)的小屋进行洁净身心、袚除污秽的程序,包括饮菖蒲酒和用菖蒲洗澡,至插秧祭举行时才可以出来。由於这节日的习俗行事主要和女性相关,而当时日本的耕种工作多由女性负责,所以这节日也是女性暂停农事,休息洁净之日子,故五月五日或前一天又称为「女之夜」(女の夜),现时部份地区仍有此习之遗风。这习俗与吴越人农耕巫俗仪式相近,故此五月忌可能是吴越移民农耕巫俗仪式的一种变化[5][8][9]。

此外,在日本发现的一面制作於弥生时代晚期的铜镜,铭文中有“五月丙午之日”之字,而其他用词又似是当时日本人对汉语的错用,有研究认为端午节本是取五月第一个午日,阳气至极,於是取这天炼剑、炼镜、采药以禳解阴毒之气,後来才定於五月五日;而该面刻有「五月丙午之日」之镜则代表於弥生时代晚期,关於「五月午日」的观念意识很可能已传入了日本[10]。

後来五月忌与午日观念,以及後来模仿中国唐代端午习俗的内容结合,开始形成了具备日本本土特色的端午节[10][11]。

发展

飞鸟至平安时代

飞鸟时代这段时期的端午仪式主要是宫廷贵族进行,主要有采草药、骑马射箭等强身抗病的事项。《日本书纪》载推古天皇当时穿着华丽去菟田野药猎,所谓药猎,江户时代河村益根父子的《书纪集解》认为是主要是采药兼为狩猎,但幕末至明治时代学者饭田武乡所着的《日本书纪通释》则认为是猎取可以成为药材的鹿茸[12],姑勿论是何种解法,都是受中国於端午采药以禳解毒气的风俗影响[10][3]。群臣在鸡鸣之时於藤原池集合,天亮进宫,按照七色十三阶冠[注 2]制定的冠位规定的服色、冠色簪上髻花,大德[注 3]、小德[注 4]用金,大仁[注 5]、小仁[注 6]用豹尾,大礼[注 7]以下用鸟尾。翌年又有记载推古天皇於五月五日药猎,以及与群臣集於羽田,相连参趣於朝,装束与菟田之猎相同,[13]。到天智天皇时,宫中西小殿有端午宴会,天皇驾临,当时的皇太子大海人皇子[注 8]与群臣侍宴和奏田舞[14]。除宴饮、田舞外,飞鸟时代宫中端午节还会举行走马(赛马),《续日本纪》载大宝元年(701年)五月五日,文武天皇命令五位以上的大臣走马,并亲临观看[15]。这段时期的宫中端午宴会曾规定以菖蒲为发饰,称为菖蒲鬘或菖蒲缦,後来一度废止[16][17]。

宫中端午举行五月节会之习至奈良时代持续,当时仍以骑射、走马为主,因此又称为骑射节[18]。一度消失的端午戴菖蒲鬘习俗也於天平十九年恢复,当时圣武天皇在御南苑观骑射走马,时任太上天皇的元正天皇下诏规定参加者必须戴菖蒲鬘,不戴者不得进宫。而五月五日定为正式节日则不迟於天平胜宝九年(757年)[4][10]。平安时代,端午在宫廷是皇族贵人的宴饮骑射交际游乐节日。每年端午节天皇都会降旨采集菖蒲、艾蒿等在宫中插挂,此做法於弘仁十四年之前已成常制[19][17]。除各人所戴之菖蒲鬘外,宫中不少地方如屋顶等皆会用菖蒲装饰,女官也用菖蒲装饰头上的插梳以及身上穿的唐衣[注 9][20]、汗衫[注 10]。这些菖蒲通常每年五月三日由六卫府与时令花卉一同献上,翌日由内药司、典药寮装饰各种用品成菖蒲舆、菖蒲案、菖蒲蓬、菖蒲几等,五月四日有赐菖蒲仪式,五月五日则有献菖蒲仪式,由中务省率内药司、宫内省率典药寮分别将之献上天皇,又会举行菖蒲宴。这是因为当时人们普遍认为菖蒲的芳香可以祛除恶魔和瘟疫[21][22][23][24][10][17]。其他当季花草也如燕子花和花菖蒲[注 11],也是端午节的应节花卉,例如歌人大伴家持的和歌中就有提及端午节穿着以燕子花汁液摺染[注 12]布制成的衣服,因为燕子花染成的布料是当时被视为「祓除邪气之色」的青色,人们相信穿着燕子花染布裁成的衣服可以避免邪魔侵袭,药猎时穿的狩衣也是以燕子花汁染的布制作。又因为当时端午节也是恋爱的节日,驱邪的燕子花摺染服也代表爱情的神圣和恋爱成功的祝愿,而燕子花开头的读音又日语的「胜利」相通,也指恋爱的胜利,即觅得佳偶之意[26][27]。

自飞鸟时代起,日本人到端午节就会系上五彩丝(又称续命缕、长命缕)以抗病,除丝线外还会系上菖蒲、时花等,这也是来自中国端午节的习俗[10]。至平安时代,宫中除了赐续命缕外,还有赐药玉,药玉由续命缕演变而成,本来是一种以菖蒲、艾、杂花等为原料,再系上续命缕的香囊[28],平安时代初期续命缕和药玉经常混同,如成书於贞观年间的《仪式》一书中提及的「续命缕」是指药玉,至延喜年间才分成两种不同事物[28][29],再後期药玉又不再是香囊,演变成一种球形纯装饰品[30][10]。当时宫中的一些地方如中宫住处之内的柱子也会挂上药玉,并且会挂到重阳节过後才取下[31]。药玉不仅由天皇赐予臣下和用於宫廷,还有赐予各寺院[32]。还有些人会佩上避邪用的物忌[注 13][20]。

平安时代宫中的端午相关仪式其实早於四月二十八日就开始了,随後的日子有献菖蒲、赐续命缕、骑射、走马、杂技、奏乐等活动。四月二十八日先举行「驹牵」仪式,把五月三至六日骑射和走马所用、由马寮饲养与皇族、公卿以及各令制国进献的马向天皇展示,进献马之数目依位阶高低而定。各令制国的将马展示给天皇时必须由国司亲自牵马,因此也是国司表示保卫和效忠天皇的仪式。骑射、走马之仪在武德殿觉行,天皇会驾临观看,称为「观马射式」,如仁明天皇在承和六年於武德殿观看骑射[6]。这是一个重要的仪式,各官员皆要戴菖蒲鬘出席[33]。五位以上的官员若未能进献走马,则要於四月三十日前申送其状;进了不堪状者倘若於端午节当日又进献马,就视为落败[34]。仪式结束后就奏起雅乐,胜方向天皇献舞谢恩,败方则将马匹如数献给天皇。此时的骑射已经不单是当初祈雨、健身的原本内涵,还有比武练兵的意义。此外,各贵族府邸也有骑射比赛,其场面之热闹并不亚于宫中[10][17][11][9]。

平安时代中期的端午节行事已非皇室贵族专美,成为了从宫廷到民间的国家定期节日。平安时代女作家清少纳言的随笔散文集《枕草子》就有记载当时社会各阶层过端午的情况,当时上至宫廷,下至民家都争相着在自己家中插上菖蒲、艾草,或用菖蒲作为身上的佩饰[35][20]。孩子们都跑到街出游玩,女孩们打扮漂亮,互相比较谁的衣服袖子比较美,调皮的男孩则扯女孩的袖子戏弄她们[36]。又有人以各种颜色的信纸配上菖蒲或其他当季花草写信给意中人,如紫色纸裹着楝花、青色纸包着打结的菖蒲叶、白纸卷着菖蒲根等。收到信的女子想回信,也会和好朋友亲密地互相出示来函商量[37]。节俗内容丰富多采,趣味盎然[10][17][9]。中国的端午食俗如吃粽子、饮菖蒲酒也於平安时代皇室及贵族阶层盛行,吃粽子於宽平二年(890年)之前已很普遍,当时的粽子以五色丝线缠裹,故称「五色粽」[38][10]。神社如皇大神宫也有端午的相关祭典[39]。

鎌仓至江户时代

鎌仓时代时,人们注意到「菖蒲」与「尚武」在日语中同音[注 14],又注意到菖蒲形状似剑,於是菖蒲就不再只是驱邪禳毒之物,而被赋予「尚武」的意义。出现这种转变,一方面是因为日本的骑射走马在端午节举行,尚武思想是继承平安时代端午比武练兵的传统;另一方面是因为当时武士势力崛起,由武士掌权的幕府时代来临,成为实际统治者的武家就把原有的端午节俗注入反映自身生活的内容,称之为「尚武之节」,亦因此出现一些新的节俗,旧有的节俗也因为加入了尚武观念而有所发展[10][17][9]。

当时武士阶层继承了前代骑射比武练兵之习,但过程中更重视检验接近于实战要求的骑乘擒拿技巧,即在相互追逐中看谁先把对手拉下马,落马者常常被摔死或被马踩死,因此较之前代有更鲜明的武斗色彩。在民间则流行打石战[注 15],是一个由几十或几百名相邻村落的男孩在野外分阵对垒,互相投掷石块以决胜负的打仗游戏。打石战本来是对天地阴阳之气激烈变化的模拟展演,因此会在端午节或其他被视为阴阳激烈变化的时节进行以逐疫祛病,也有“以血驱邪避邪”的意义[40]。打石战在日本古代同时也是四至五月举行的成男戒的其中一项需要通过的勇气考验[注 16]。在尚武的氛围之下,鎌仓时代的端午打石战更着重「战斗」的精神甚於逐疫祛病的初衷[41][42]。

菖蒲在鎌仓时代依然是不可或缺之节物,但它已经成为武力的象徵,而不止是驱瘟避祸。人们插菖蒲之目的也由消极的避邪禳灾演变为积极的斩妖除魔,把菖蒲视为斩除妖邪的刀剑[43]。又出现了菖蒲兜[注 17],由前代的菖蒲鬘结合马印[注 18]演变而成,是作为祈求男孩健康成长之物,也是送给通过成男戒者的礼物[9]。男孩子又会玩菖蒲打游戏,是用菖蒲枝击打地面,以大声者为胜、先击断者为输的一种游戏[45][46]。因为盘马弯弓在古代日本是男子之事,尚武氛围促使端午节从前代以女性为中心的节日转为以男性为中心[47]。这时燕子花代表的「胜利」也有了战争胜利之意[26]。相对武家与民间越来越盛行的端午行事,此时宫中端午行事日渐衰落,但仍保持骑射仪式以及药玉、菖蒲的赠答,从鎌仓前期公家近卫家实所着的《猪隈关白记》至鎌仓末期的《花园院宸记》都有宫中端午节使用药玉、菖蒲的记载[48]。鎌仓时代末期蒙古入侵日本,第一次入侵无功而还,镰仓幕府也加强防御来抵抗蒙古再次侵袭。弘安二年(1279年)的端午节,幕府下令家家户户陈列兵器、竖起旌旗以鼓舞士气,自此端午之日陈兵器、竖军旗就成为习俗[9]。亦有另说指竖军旗的习俗源於室町幕府建立者足利尊氏击退蒙古,并於五月五日统一全国,於是武家社会就纷纷竖军旗庆祝,成为习俗[49]。

室町时代至战国时代战乱频仍,尚武风气持续,也兴起更多与男子、尚武相关的端午习俗。当时制作摆设用胄的材料除菖蒲外还加上了桧木,桧木制的胄称为桧兜。武士会在端午节时於家门前摆饰菖蒲兜和桧兜祈求武运昌隆,并相信这些胄能保护他们,也有把灾害转移到胄身上的意思[49]。後来制作摆设用胄的工匠技术越来越精湛,胄就发展成「兜人形」(かぶとにんぎょう)[43]。应永至嘉吉年间由权大纳言中山定亲所着的日记《萨戒记》记载当时宫中保持献菖蒲和赐菖蒲的传统[50],而据《年中定例记》和《成氏年中行事》记载,当时幕府在端午节也有相关仪式,也有使用药玉,如伊势贞陆的《帘中旧记》就记载足利义政时幕府端午有使用药玉[51]。神社继续有端午祭典,以五色粽为祭品[52]前代盛行的打石战游戏到这段时期,在一些情况下已发展为成年男性之间具有实战性质的武斗,称为菖蒲合战(菖蒲合戦)。战况激烈者甚至用到刀剑火器,常导致血流漂柞、死伤遍野的惨状;又由於端午杀人无罪,有些人就趁机杀人报私仇,因此菖蒲合战也是解决人际矛盾的一种手段[9][40][42]。

江户时代日本端午节延续尚武之风,人们在屋外继续挂军旗、陈兵器。挂军旗在这时代演变成挂鲤鱼旗和武者绘帜,是出於鲤跃龙门的中国传说,又因为鲤鱼离水後不会挣扎,从容就死。两者都是勇敢的象徵,挂鲤鱼旗就保佑家中男孩健康成长的意义。这最初是武家的习俗,在江户中期流传至町人家庭和市民阶层。武者绘帜则是绘上武将或驱除病魔之神锺馗画像之旗帜,表示希望男孩健康和勇敢[47],後来又发展出室内用的挂轴式武者绘。这段时期仍然盛行打石战及由此衍生的武斗习俗,称为菖蒲合战(菖蒲合戦),由於伤亡惨重,德川幕府曾多次下令禁止,却屡禁不止,直至明治时代之後才开始式微[42][9]。

此时菖蒲在端午节仍然具备担任重要角色。兜人形发展成菖蒲制成的武者人形,这是五月人形的滥觞[53],之後发展成以纸、泥、木等材料制作成以日本传说中或历史上的军事英雄为原型的玩偶及刀、剑、甲、胄等[54][44]。又有了男孩戴菖蒲鉢卷和把菖蒲插在腰间作为菖蒲刀的习俗,後来演变为木制印上菖蒲图案的菖蒲太刀[55]。菖蒲切游戏仍然很流行[56],据《守贞谩稿》记载,菖蒲切在打石战被禁後更盛行[42][57]。而男孩以他们的菖蒲刀互相击打的游戏则最迟出现在元禄年间,与真正的端午武斗同样称为菖蒲合战[42]。家家户户都用菖蒲铺屋顶[58]。幕府中也有端午相关行事,如端午参贺仪式[59],以及献上帷子、袴等当季服装[60],各大名也会向征夷大将军献粽子[61]。京都公家女性则在头上插菖蒲装饰,公家贵族系长命缕,宫中仍保持使用药玉的传统[62],在《後水尾院当时年中行事》、《恒例年中行事》等都有记载宫中使用药玉作为装饰或赠答。而关於江户时代山城国[注 19]的地方志《雍州府志》又有记载当地人贩卖药玉[63]。

在农村地区的端午节则保留以女性为主的习俗,在近松门左卫门所编写的歌舞伎和文乐剧目《女杀油地狱》和幕末出版的《东都岁时记》中都有提及在五月六日是妇女们游玩的日子[64][65],因此也有女节句的别称[66][67]。



明治时代之後

明治维新之後,日本政府废除农历,端午节也就从农历的五月初五日改为公历5月5日。江户後期的端午习俗大致保留。1948年,日本把这天定为儿童节,与4月尾至5月初其他节日组成黄金周公众假期,以端午节为最後一天[68]。

有部份地区的传统端午活动则仍然於农历五月或接近农历五月的新历6月举行。至今日本人仍然十分重视端午节,节日气氛十分热闹,到处都会看见色彩鲜艳的鲤鱼旗,商家、政府部门、市民团体、公共机构等都会开展各种各样的应节活动。又因为新历计算的端午节为儿童节,同时接近母亲节,也是商家促销的时机,推出一些节日相关的新型商品,如战国武士造型的巧克力、鲤鱼造型的蛋糕等吸引孩子的食品,也有柜台售卖粽子等传统端午食品。还有些商家同时推出儿童节和母亲节柜台,方便人们一同选购端午节、儿童节和母亲节商品。不少地方政府部门或社区会在这天举办一些针对儿童或亲子的活动,例如群马县太田市和神奈川县横滨市的儿童节音乐会(こどもの日コンサート),又有些地区会宣传保护儿童权益的法规[68]。


习俗

端午的应景绘画常以胄与花菖蒲为题材

菖蒲是日本端午节的必备节物,还有艾蒿、兰草、花菖蒲、燕子花等都是端午节的当季花草。菖蒲在日本不单有禳邪避瘟的作用,其剑状的外形令人联想到斩妖除魔,加上其日语读音与「尚武」、「胜负」相同,更是勇武的象徵。在端午节时,人们把菖蒲和艾蒿插在屋檐上,称为「轩菖蒲」,或用来铺屋顶,称为「菖蒲葺」,睡觉时把菖蒲垫在枕头下,称为「菖蒲枕」。又有些人会在农具甚至家畜身上插菖蒲。还有把菖蒲插在头上或制成菖蒲鬘、菖蒲鉢卷等首服,据说菖蒲鉢卷可以治头痛,而给男孩子戴菖蒲鉢卷也有尚武的意义。菖蒲也是端午节供奉神明的供品,全国多个神社都会举行祈祷消灾祛病和延年益寿的菖蒲祭,祭品为古式神馔,包括菖蒲与艾草,以及粽子、麻糬等食品。家中的神坛也会放上菖蒲。人们又会喝菖蒲酒和用菖蒲水沐浴,日本把用菖蒲水沐浴称为菖蒲汤,不但在家中自行用菖蒲煮水沐浴,钱汤在端午都要把菖蒲切成段放进浴池里供客人泡澡。还有一些用菖蒲玩的节日游戏,如菖蒲打、菖蒲合战、菖蒲合、菖蒲占卜等游戏。菖蒲打通常是男孩玩的游戏,把菖蒲编成一束,击打地面,以声音大者为胜,最先折断者为输。菖蒲合战也是男孩子的游戏,以菖蒲刀或菖蒲太刀互相击打的模拟格斗游戏[55][42]。菖蒲合又称根合,是斗草的一种,是采摘菖蒲然後比较谁的菖蒲根较长,同时伴以歌咏决定胜负。菖蒲占则是把菖蒲打结,插在屋檐下,用来许愿、占卜,如果菖蒲上有蜘蛛结网就是吉兆。艾蒿则常与菖蒲一起使用[69][46][17][10][45]。不少神社如春日大社、鹤冈八幡宫等都会举办菖蒲祭神事[70][71][72]。

花菖蒲和燕子花都是端午节当季盛开的花卉,同样可作药用,两者同属鸢尾科,日语把鸢尾科称为溪荪(渓荪あやめ),汁液可作为青色染料染布,青色又是祓除邪气之色,因此以溪荪汁染布裁成的衣服也是可以避邪之服。燕子花开头的读音又日语的「胜利」相通,而溪荪汁染的衣服又代表神圣的爱情,故又象徵恋爱胜利的祝愿,而尚武风气盛行後,也可以指在斗争中获胜,符合尚武精神[26][27]。人们在端午节期间除了把溪荪入药和作为染料外,也会把它们和其他花草一起用作装饰,如用作华道的花材,插好後作为端午节的应节摆饰[73]。


应节装饰

日本人过端午节不但会摆饰以应季花卉为花材的华道作品,还有很多应节的装饰,称为五月饰,主要有驱邪和尚武的含义,也是包含对家中男孩健康的祝愿[46][17][10]。五月饰可分为於屋内摆放的屋内饰(屋内饰り)和挂於室外的屋外饰(屋外饰り)。屋内饰主要有五月人形,有男孩的家庭都会在端午节於家中陈设。五月人形的原型都是日本历史上或传说中的着名的战士,人物随着时代有所增加,包括上古传说中的神武天皇、神功皇后,鎌仓时代的源义经、武藏坊辨庆,战国武将丰臣秀吉、加藤清正、伊达政宗,江户幕府首位将军德川家康,以及童话故事中的金太郎和桃太郎等,这些人偶的服饰一般依照历史上或传说中的代表战斗服饰制作,并配以武器,造型则是可爱的孩子模样,故称为「孩子大将」(子供大将)、「腕白大将」(わんぱく大将)[注 20]。也有些人会在家中陈设仿照各武将所使用的铠甲制作的模型铠甲。两者都是祝愿男孩健康成长,成为勇敢的人,并有保佑男孩的意义[74][54] 。放於室内的还有武者绘轴,是绘有武将图像的浮世绘画作挂轴[75],现代也有镶在画框的武者绘[76][77]。还有给男孩穿上阵羽织[注 21]和戴上胄,现代又有以报纸摺成胄戴在男孩头上[42]。

室外饰主要有武者绘帜和鲤鱼旗。武者绘帜是绘上武将图像的浮世绘旗帜,挂在室外。鲤鱼旗是布制或纸制的圆筒空心、上绘鲤鱼图案、可随风飘舞的旗状物。一则是来自鲤跃龙门的传说,鲤鱼不畏艰险、逆流而上的坚定信念,与来到龙门前奋起一跃时的决然态度,是勇敢的象徵;而鲤鱼跳过龙门就化成龙,有出人头地的吉祥意义。另外又因为鲤鱼离水後不会挣扎,即使放在砧板上也一动不动,甚至身受刀伤也依然不动,这种从容就死的凛然态度,代表危难之际能够镇定自若地献出生命的勇敢精神。故此鲤鱼旗寄托了对男孩健康成长、奋发向上,将来出人头地,成为勇敢战士的祝愿[47][17][10]。初期的鲤鱼旗是绘上鲤鱼图案的旗子,然後演变成鲤鱼状的旗帜,江户时代多是一条黑色大鲤鱼配上五色插在武者绘帜旁边,到明治时期发展为代表父亲的黑色「真鲤」和代表母亲的红色「绯鲤」,大正时代则发展为成套的旗帜,由位置的高低顺序为风车、五色风向袋、真鲤、绯鲤、以及代表儿子的青鲤(子鲤),有多个儿子的家庭会再於青鲤之下加上绿色、紫色等冷色调的鲤鱼,青鲤及之下的鲤鱼数目与家中儿子的数目相同,於是也有了显示家中人丁兴旺的意思。五色风向袋则源自端午辟邪用的续命缕,又寓意子孙昌盛。现代的鲤鱼旗又有再加上暖色鲤鱼代表女儿。在蓝天上飘扬的鲤鱼旗,看上去有如在碧水中畅游的鲤鱼,是代表夏季的景物[78][79][80][46][17][10]。传统的和纸鲤鱼旗以埼玉县加须市的出产的最为着名,在二战前更是全国产量第一[81][82]。

近年随着附设庭园的独立屋减少,居於住宅大厦里的家庭增加,不适合於窗外挂大型的五月饰,於是不少室外饰都有室内化的版本,市面就有不少适合放於室内的小型鲤鱼旗和武者绘帜售卖,受到居於住宅大厦的日本民众欢迎,还些人会自行制作室内用鲤鱼旗,成为一种普及的手工艺品[83]。

放风筝

滨松祭的巨型风筝
日本端午节的放风筝习俗起源有多种说法。据江户时代成书的《滨松城记》载,端午放风筝起源於室町时代永禄年间,当时引间城主饭尾连龙为庆祝长子饭尾义广出生,就在城内放风筝[84],该书又记载安土桃山时代时元龟六年(1572年),德川家康的次子结城秀康出生在,其家臣就在端午节放风筝[85]。但结城秀康於1574年出生,年代有误,而《滨松城记》错误颇多,被视为伪书,故书中说法并不可靠[86]。而端午放风筝的现存的最早可靠记载是宽政年间,因为滨松一带端午期间有强风从远江国吹来,被称为「远州之劲风」(远州のからっ风),人们就放风筝庆祝儿子诞生[84]。

此习俗至今仍在关东以西至中部地方流行,而这些地区的男婴出生後过的第一个端午节,父母都要放风筝祝福儿子健康幸福地成长,称为「初凧」。一些地区有较大型的端午放风筝活动,例如5月3至5日在埼玉县春日部市江户川旁举行的「放庄和之大风筝祭」(大凧あげ祭り)就有日本最大、达「百叠敷」大的「庄和之大风筝」(庄和の大凧)[87],静冈县滨松市在5月3日至5日举行的滨松祭有放风筝合战,滋贺县东近江市源於江户时代端午节习俗、现於5月下旬举行的八日市放大风筝(八日市大凧扬げ)会放一只长1.3米、阔1.2米的巨型风筝,并以「近江八日市的放大风筝习俗」(近江八日市の大凧扬げ习俗)名义列入日本选择无形民俗文化财[88]。其他地区也有各具特式的端午风筝会[77][85]。

赛马、骑射与射箭


端午节有不少习俗与马相关,这是因为「午」代表马[89],其中最常见的是赛马和骑射。端午节前後,日本各地不少神社都会有赛马和流镝马的神事,有些依照新历日期举行,有些沿用旧历,也有些在6月接近旧历端午节的日子进行,全国各地於端午节期间举行的流镝马神事超过30个[90]。其中京都府京都市北区的贺茂别雷神社(通称上贺茂神社)於新历5月5日举行的的竞马会神事、左京区的贺茂御祖神社(通称下鸭神社)於新历5月初举行的流镝马神事以及静冈县富士宫市富士山本宫浅间大社举行的流镝马祭皆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上贺茂神社的竞马会神事始於宽治七年(1093年),当时堀河天皇敕令原来於宫中武德殿举行的端午赛马仪式移师上贺茂神社举行,明治维新後更改日期为新历5月,在5月1日会先举行「足汰式」(初赛)。下鸭神社的流镝马神事也源自宫中端午行事,自原为旧历四月酉日举行的葵祭定为新历5月15日举行後,5月5日的流镝马神事也被视为葵祭前的仪式[91]。浅间大社於5月5日举行的流镝马祭则起源於建久四年(1193年)端午节源赖朝在该社进行流镝马祈求武运昌隆、天下太平之事,举行之前一天要先进行富士川川原祓、马场祓、前日祭、末社巡拜等仪式[92]。而射箭仪式则是药猎行事的遗风[93]。


迎田神、插秧祭、女之天下


日本农村在古代端午节举行的迎田神和插秧祭,现代多由神社举行,称为御田植祭(お田植え祭),是祈求五谷丰登的祭祀仪式,也是负责农事的女性休息、游玩之日子,现时一些地区对端午节的别称如爱知县和德岛县称5月4日为「女之晚」(女の晩)、高知县山区称端午节为「女之天下」(女の天下),以及女之夜(女の夜)、女之家(女の家)、女之宿(女の宿)、女之屋顶(女の屋根)等别称,以及一些地区在端午节以女性为主人、男性为客人,或让女性优先享用菖蒲汤的习俗,都反映端午为女性休息游玩日的古风[94][95]。

明治维新後,部份神社把端午御田植祭改为新历,有些则继续依旧历端午节日期举行。现在部份神社的御田植祭,如爱媛县今治市大三岛町的大山只神社於旧历五月初五举行的御田植祭[96]、东京都中央区筑地的波除稻荷神社於5月6日举行的御田植祭[97][98]、奈良县吉野郡天川村的天河大辨财天社於新历5月举行的御田祭等[99],都仍依照古俗选出年轻女性为早乙女来进行仪式。鹿儿岛县雾岛市隼人町的鹿儿岛神宫的御田祭除了选早乙女外,还有选年轻男性为早男,与早乙女一起进行仪式[100]。有些地区神社虽然有举行御田植祭,但已经没有再选早乙女,而是由男性进行仪式[5][8]。

牛休息日
在奈良县,冈山县的备中地方北部、美作地方,爱媛县部份地区,山口县等地区,端午节期间的五月被视为牛的休息日。把五月端午节期间列为牛休息日可能是因为五月恶疫流行,令牛病死,故此有了这段时期让牛休息的习俗。奈良县和山口县部份地区在五月不会要牛工作,其他地区的牛在五月的休息日由两天至一整个月不等,各地让牛休息的日子皆有不同,有些是一个月内特定数天,有些则是连续多天。例如江户时代初期成书的农书《清良记》就把五月初一、初五、十五、十六、廿九为牛的休息日[101],南宇和郡奥野川一带则把牛休息日定为五月五日和十六日,东宇和郡城川町则定为五月五日和廿八日,宇和岛市祝森的牛休息日定於五月十六日,喜多郡肱川町予子林在五月初一、初五、十六、廿八让牛休息。在牛休息期间,人们会帮牛清洗全身,有些地区会给牛享用菖蒲浴。当中不少地区皆认为在牛休息日期间要牛工作会招致不幸,如断脚、带来旱灾、引起火灾等。还有些地区会在端午节期间为牛祈福,祈求神明保佑家中的牛健康[102]。

模拟战
端午节的模拟战习俗包括上面提及的以菖蒲刀或菖蒲太刀互相击打的模拟格斗游戏[55],在明治时代之前还流行打石战。打石战本是为了逐疫祛病,後来从儿童游戏发展为成年人的武斗[42]。自镰仓时代开始,打石战成为端午节的主要习俗之一。到了江户时代,德川幕府因其危险性而屡次禁止,可是成效不彰。直至明治时代仍有些地方保留此习俗,现代已经式微[42][41]。

食俗

日本端午节的食品主要有粽和柏饼,关西地区多於端午节吃粽子,而柏饼则多见於关东地区[79]。粽子在日本古代称为「茅卷」(茅巻き,ちがやまき),最初用茅叶包裹,呈圆锥形,後来又出现以菰叶、菖蒲叶、竹叶、竹箬、芦苇叶等包裹的粽子,不但是应节食品,也是端午祭祀用的供品。现时日本各地的粽子多种多样,如静冈县藤枝市朝比奈村的朝比奈粽、新泻县的笹团子和三角粽(三角ちまき)、宫城县和福岛县的大豆三角粽、岐阜县中津川地方的以青茅叶包裹的刈安粽(カリヤすちまき)、京都府的水仙粽(すいせんちまき)、羊羹粽(ようかんちまき)和茅卷、长野县与岐阜县的朴叶卷(ほおばまき)、岛根县的笹卷、鹿儿岛县以孟宗竹箬包裹的硷水粽等。柏饼则是一种以洗净的粳米乾燥後磨成的上新粉制成,内有馅料,再於外面包上槲栎叶的和菓子,由於人们日语称为「柏」的槲栎叶是神依附之处,而槲栎要在新芽长出之後,老叶才会脱落,故有子孙昌盛且系衍不绝的寓意。

常见的端午节食品还有赤饭、鲷鱼、虾、鲤鱼、出世鱼、鲣鱼、竹笋等。赤饭、连头尾的鲷鱼、虾是日本常见的庆贺场合食品。端午节食用的鲤鱼通常烹调成糖醋炸鲤鱼,其寓意与鲤鱼旗相同,同样取自「鲤跃龙门」和「离水鲤鱼」之说,祝愿男孩健康成长、勇敢无畏、出人头地。出世鱼是指成长的不同阶段有不同日语名称的鱼,常见的有鰤鱼、鲈鱼、鲻鱼等,出世鱼有如古代日本武士也会因应人生不同阶段去使用不同的名字,故有祝愿男孩平安长大、出人头地的含义。鲣鱼的日语读音与「胜男」同音,寓意「胜利的儿」。竹笋是端午节当季的蔬菜,竹子又生长迅速,竹笋料理代表希望男孩快高长大。传统的端午节句料理其中一种常见组合是插上菖蒲根的虾汤、糖醋炸鲤鱼、盐烧鲷鱼、煮笋、竹内皮拌梅乾和青豆饭。

有些地区还有其他特别的端午节食品。一些地区会在端午节食用草饼。北海道尤其是南部日本海沿岸地区有食用一种以上新粉和砂糖制作再蒸成、称为牛饼的和菓子。德岛县脇町由於旧历五月初五正值麦子收获的时节,人们会用收获的麦子磨成面粉制作成饼,再用山上采的叶片包裹之,制成称为麦团子(麦だんご)的应节和菓子。宫崎县宫崎市佐土原町的端午节食品包括鲸羊羹,是一种鲸鱼形状的羊羹,相传元禄年间佐土原藩岛津氏六代藩主岛津惟久之继承人岛津忠雅一出生就显现王者之风格,岛津惟久就命菓匠制作鲸鱼形的和菓子,自此就成为佐土原藩端午节的食品。长崎县有一种叫鲤生菓子的端午菓子,是鲤鱼形的米糕。【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人工申请

本版积分规则

  • 回复
  • 转播
  • 评分
  • 分享

研究报告

更多

客服中心

Admin@tjrzzl.com 周一至周日 10:00-22:00 仅收市话费

关注我们

  • 加入QQ群组
  • 关注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运营理念
注册说明
获取硬币
服务说明
社区规范
免责声明
账户安全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